黑月龍

我是誰我在哪誰要巴醒我(?

然後以下是小腦洞
"媽媽大人~偶肚子餓了,偶可以吃肉包嗎~?"許褚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望着夏侯惇。
"誰是媽媽啊!"
"惇姐,別生氣嘛~"
"淵,連你也——"
此時老板走了過來,兩手捧著元讓的臉,用著甜蜜的聲音說著"老婆~"。
系統:夏侯惇受到了一萬HP的傷害,夏侯惇完全被老板收服了,不對啊,早就已經被收服很久了(#
然而這只是個腦洞(#

紅蓮生日賀文

*OOC嚴重
*只有暮人和紅蓮出場(喂

時間:8/27 11:30
由於紅蓮在早上被吩咐11:40分要到暮人的寢室,不過紅蓮心想提早10分鐘應該不會怎樣吧,於是就敲了門。
「喂,我進去了。」正當紅蓮準備轉開門,裡面傳來了聲音。
「先不要進來。」暮人的聲音。
紅蓮放開門把,於是走去旁邊的飲料販賣機,買了飲料來喝。
11:40
紅蓮邊喝飲料邊敲了門,裡面的人依舊說聲先不要進來。
「...暮人到底在搞什麼鬼...?」紅蓮把飲料空罐放入回收桶,但還是回到暮人寢室門的旁邊坐下。
不過這次不同的是,紅蓮靠著牆壁睡著了。
8/28 12:00
「一瀨紅蓮你可以進來了。」裡面的暮人呼喚著紅蓮。
不過紅蓮並沒有回應暮人,畢竟紅蓮已經睡著了。
暮人手上拿著派把門打了開,走出半步轉頭發現紅蓮正在睡覺。
「一瀨紅蓮,起來了。」暮人邊說話邊把派砸在紅蓮臉上。
臉上遭到重擊的紅蓮馬上張開眼睛,發現臉上的觸感怪怪的,於是手上一摸,發現手上都是奶油。
「柊暮...」
「生日快樂,一瀨紅蓮,我應該是第一個幫你慶生吧?」暮人玩味的看著紅蓮。
「不,真晝是第一個。」紅蓮輕輕笑了一下,又擺回了平常的臭臉。
「是嘛,那麼明年的8月27日你不準睡,找我來這邊報到。」
「為什麼,難道你喜歡當第一個?」紅蓮抬頭望著暮人。
「不,雖然也是有一點點,不過我只想第一個慶祝你和葵的生日,不知道為什麼。」暮人稍微思考一下就回答了紅蓮。
「是嘛...不過這個派是怎麼回事?」紅蓮指了指臉上的奶油。
「報仇,之前我的生日。」
「...你不是早就報仇了?」
「加倍奉還。」
「還真小孩子氣啊,借我浴室洗臉...」紅蓮盡量用不讓沾到奶油的身體碰到任何地方起身,他才不要因為暮人的東西被自己沾到奶油而被處死,於是轉個身進房間。
「等等,我有說要借你嗎?」暮人抓住紅蓮,並把紅蓮轉向自己。
「那麼中將大人是想要讓屬下弄髒您的房間,然後再下令處決屬下嗎?」紅蓮回頭用不太好的臉色看著暮人。
「不用緊張...」暮人說完脫掉手套,用手幫紅蓮把奶油抹掉。
「...還不如讓我直接去浴室洗臉...」
雖然紅蓮嘴上這樣講,但還是讓暮人抹掉奶油。
「讓上司有機會幫你弄乾淨臉不好嗎?剩下的你就自己洗吧。」暮人走進房間。
「本來就有那個打算了,而且本來就是你弄髒的吧。」紅蓮也跟著進去。
紅蓮看著暮人走進浴室,過了幾秒就出來了,紅蓮心想著暮人應該是去洗手。
暮人出來後,自己就進去洗臉了。
「......」紅蓮看了鏡子上的自己,滿臉都是奶油。
於是紅蓮趕快捧水把身上全部的奶油洗掉。
洗完奶油的紅蓮從浴室走了出來。
「紅蓮,Happy Birthday。」暮人拿著彩帶拉砲往紅蓮臉上射。
紅蓮則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暮人。
「沒想到...暮人你會這樣幫別人慶生...」
「我可沒有幫別人慶生過。」
「看來也是...畢竟你沒朋友。」
「但你現在是我的...」暮人準備說出來,但還是把話嚥了回去。
「我是你的...?」
「不,沒事,我有準備蛋糕你要吃嗎?」暮人使出轉移話題戰術。
「你的手藝能相信嗎?」紅蓮被成功轉移了話題。
「那你就相信我一次看看吧。」暮人從冰箱拿出讓人很難相信是蛋糕的物品。
「...我可以不相信嗎?」
「可不要太在乎物品的外表,最重要的是裡面的內在...」
「說服不了,拿出更有力的說服吧。」紅蓮冷笑一聲。
「...不吃的話就殺了你的下屬。」暮人向紅蓮遞出蛋糕,像個服務生一樣準備刀叉。
「果然還是會用到這招啊,是說你要當服務生嗎?要的話我的店你可以當,雖然應該沒什麼人會點你。」紅蓮拿著在桌上的刀叉。
「要服務的話,我還是服務你就好,不過僅限今天,而且還是會有葵會點我。」暮人看著紅蓮笑。
「啊啊,那麼我要開動了。」紅蓮切下暮人做的蛋糕。
暮人正在等待著紅蓮嚐完的評價,畢竟那可是自己炸了很多廚房才做出來的物品,必須要有好的回報才行。
「嗯姆...太甜了、造型太糟糕、水果沒切好、餡料沒煮的很好,很多缺點吶,暮人,比起我小時候去蛋糕店買的還糟糕啊。」紅蓮一邊吃一邊評論著。
「......」暮人皺了眉頭。
「不過以初學者,而且還是只有看著食譜做的算不錯了,而且重點是料都有熟。」
紅蓮看著暮人的表情緩和了許多,心想著這傢伙真單純啊。
「紅蓮。」
「嗯?」
「拿去,聽說幫別人慶生的時候都要送禮物。」暮人把包裝好的禮物拿給了紅蓮,不過體積非常的大,讓紅蓮思考把這個搬出去都有問題了吧。
「其實...也有人是不送的啦,反正明...不,今天應該在辦公室門口也是有很多人會送啦,不過還是謝了。」正當紅蓮準備拆禮物時,被暮人阻止了。
「等你回到房間時再拆。」
「該不會是你自己看見都會覺得很害羞的東西吧?」
「...不是。」
「是嗎?那可還真是讓人期待呢。」紅蓮把最後一口的蛋糕給吃完。
「你今天就放假吧,好好的休息一天吧,去帝鬼軍的溫泉泡一下吧,雖然講很多次了,但生日快樂。」暮人收拾著碗盤。
「嗯,謝謝,不過真難得能跟你在這時間講話啊,你也是,不要過度讓自己勞累,不如今天...你跟我去泡溫泉如何?」
「這可不行,雖然很想去,不過我還是有很多事要忙。」
「果然...那麼柊大人,在下就帶著你的禮物走了。」紅蓮跟暮人再見後,就推著禮物箱走了。
紅蓮推著禮物箱回到自己的房間,拆開來後,發現裡面有很多咖哩調理包,最大的是以暮人、深夜和自己為原型,而且還大小一比一的貓咪布偶,三個還牽著手,而自己在中間,暮人左邊深夜在右邊。
「暮人這傢伙還真有童心。」紅蓮 時間:8/27 11:30
由於紅蓮在早上被吩咐11:40分要到暮人的寢室,不過紅蓮心想提早10分鐘應該不會怎樣吧,於是就敲了門。
「喂,我進去了。」正當紅蓮準備轉開門,裡面傳來了聲音。
「先不要進來。」暮人的聲音。
紅蓮放開門把,於是走去旁邊的飲料販賣機,買了飲料來喝。
11:40
紅蓮邊喝飲料邊敲了門,裡面的人依舊說聲先不要進來。
「...暮人到底在搞什麼鬼...?」紅蓮把飲料空罐放入回收桶,但還是回到暮人寢室門的旁邊坐下。
不過這次不同的是,紅蓮靠著牆壁睡著了。
8/28 12:00
「一瀨紅蓮你可以進來了。」裡面的暮人呼喚著紅蓮。
不過紅蓮並沒有回應暮人,畢竟紅蓮已經睡著了。
暮人手上拿著派把門打了開,走出半步轉頭發現紅蓮正在睡覺。
「一瀨紅蓮,起來了。」暮人邊說話邊把派砸在紅蓮臉上。
臉上遭到重擊的紅蓮馬上張開眼睛,發現臉上的觸感怪怪的,於是手上一摸,發現手上都是奶油。
「柊暮...」
「生日快樂,一瀨紅蓮,我應該是第一個幫你慶生吧?」暮人玩味的看著紅蓮。
「不,真晝是第一個。」紅蓮輕輕笑了一下,又擺回了平常的臭臉。
「是嘛,那麼明年的8月27日你不準睡,找我來這邊報到。」
「為什麼,難道你喜歡當第一個?」紅蓮抬頭望著暮人。
「不,雖然也是有一點點,不過我只想第一個慶祝你和葵的生日,不知道為什麼。」暮人稍微思考一下就回答了紅蓮。
「是嘛...不過這個派是怎麼回事?」紅蓮指了指臉上的奶油。
「報仇,之前我的生日。」
「...你不是早就報仇了?」
「加倍奉還。」
「還真小孩子氣啊,借我浴室洗臉...」紅蓮盡量用不讓沾到奶油的身體碰到任何地方起身,他才不要因為暮人的東西被自己沾到奶油而被處死,於是轉個身進房間。
「等等,我有說要借你嗎?」暮人抓住紅蓮,並把紅蓮轉向自己。
「那麼中將大人是想要讓屬下弄髒您的房間,然後再下令處決屬下嗎?」紅蓮回頭用不太好的臉色看著暮人。
「不用緊張...」暮人說完脫掉手套,用手幫紅蓮把奶油抹掉。
「...還不如讓我直接去浴室洗臉...」
雖然紅蓮嘴上這樣講,但還是讓暮人抹掉奶油。
「讓上司有機會幫你弄乾淨臉不好嗎?剩下的你就自己洗吧。」暮人走進房間。
「本來就有那個打算了,而且本來就是你弄髒的吧。」紅蓮也跟著進去。
紅蓮看著暮人走進浴室,過了幾秒就出來了,紅蓮心想著暮人應該是去洗手。
暮人出來後,自己就進去洗臉了。
「......」紅蓮看了鏡子上的自己,滿臉都是奶油。
於是紅蓮趕快捧水把身上全部的奶油洗掉。
洗完奶油的紅蓮從浴室走了出來。
「紅蓮,Happy Birthday。」暮人拿著彩帶拉砲往紅蓮臉上射。
紅蓮則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暮人。
「沒想到...暮人你會這樣幫別人慶生...」
「我可沒有幫別人慶生過。」
「看來也是...畢竟你沒朋友。」
「但你現在是我的...」暮人準備說出來,但還是把話嚥了回去。
「我是你的...?」
「不,沒事,我有準備蛋糕你要吃嗎?」暮人使出轉移話題戰術。
「你的手藝能相信嗎?」紅蓮被成功轉移了話題。
「那你就相信我一次看看吧。」暮人從冰箱拿出讓人很難相信是蛋糕的物品。
「...我可以不相信嗎?」
「可不要太在乎物品的外表,最重要的是裡面的內在...」
「說服不了,拿出更有力的說服吧。」紅蓮冷笑一聲。
「...不吃的話就殺了你的下屬。」暮人向紅蓮遞出蛋糕,像個服務生一樣準備刀叉。
「果然還是會用到這招啊,是說你要當服務生嗎?要的話我的店你可以當,雖然應該沒什麼人會點你。」紅蓮拿著在桌上的刀叉。
「要服務的話,我還是服務你就好,不過僅限今天,而且還是會有葵會點我。」暮人看著紅蓮笑。
「啊啊,那麼我要開動了。」紅蓮切下暮人做的蛋糕。
暮人正在等待著紅蓮嚐完的評價,畢竟那可是自己炸了很多廚房才做出來的物品,必須要有好的回報才行。
「嗯姆...太甜了、造型太糟糕、水果沒切好、餡料沒煮的很好,很多缺點吶,暮人,比起我小時候去蛋糕店買的還糟糕啊。」紅蓮一邊吃一邊評論著。
「......」暮人皺了眉頭。
「不過以初學者,而且還是只有看著食譜做的算不錯了,而且重點是料都有熟。」
紅蓮看著暮人的表情緩和了許多,心想著這傢伙真單純啊。
「紅蓮。」
「嗯?」
「拿去,聽說幫別人慶生的時候都要送禮物。」暮人把包裝好的禮物拿給了紅蓮,不過體積非常的大,讓紅蓮思考把這個搬出去都有問題了吧。
「其實...也有人是不送的啦,反正明...不,今天應該在辦公室門口也是有很多人會送啦,不過還是謝了。」正當紅蓮準備拆禮物時,被暮人阻止了。
「等你回到房間時再拆。」
「該不會是你自己看見都會覺得很害羞的東西吧?」
「...不是。」
「是嗎?那可還真是讓人期待呢。」紅蓮把最後一口的蛋糕給吃完。
「你今天就放假吧,好好的休息一天吧,去帝鬼軍的溫泉泡一下吧,雖然講很多次了,但生日快樂。」暮人收拾著碗盤。
「嗯,謝謝,不過真難得能跟你在這時間講話啊,你也是,不要過度讓自己勞累,不如今天...你跟我去泡溫泉如何?」
「這可不行,雖然很想去,不過我還是有很多事要忙。」
「果然...那麼柊大人,在下就帶著你的禮物走了。」紅蓮跟暮人再見後,就推著禮物箱走了。
紅蓮推著禮物箱回到自己的房間,拆開來後,發現裡面有很多咖哩調理包,最大的是以暮人、深夜和自己為原型,而且還大小一比一的貓咪布偶,三個還牽著手,而自己在中間,暮人左邊深夜在右邊。
「暮人這傢伙還真有童心。」紅蓮笑了笑看著布偶。

—完
我終於在紅蓮生日打完了(#

(一開始的想法是怎麼玩我二哥這事我才不會說呢~#

當紅蓮撿到終熾的公式書+暮人哥吃錯藥(???

不知名的包裹寄到了紅蓮的信封箱,紅蓮隔天早上去看有沒有信時,看到了這封包裹,於是回到房間看了看。
"終熾的熾天使公式書?"紅蓮疑惑的拿著兩本書,拿起8.5公式書看。
"終結的熾天使是指我們這個世界啊...那應該也會有其他人的資料吧?看完了絕對不會給柊家。"紅蓮翹起二郎腿繼續翻其他頁,看到了自己。
"基本資料都是真的啊...那麼查看其他人...深夜和暮人...?"紅蓮看到了暮人喜歡的異性。
能生優秀孩子的女性。/不對自己言聽計從的女性。
"等等,他不是...比較喜歡順從的人嗎...?"紅蓮把公式書拿近看,整個一臉不解。
"等等,為什麼我必須要理解他?"紅蓮放棄深入理解暮人,繼續翻其他頁。
"原來美十那傢伙喜歡我嗎...?"
"我可不准你喜歡上別人喔,紅蓮。"真晝從後面顯現出來。
"真晝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"紅蓮繼續閱讀公式書。
"怎麼了?"
"你的體重多少?"
"公式書不是都寫了是秘密嗎?"
"可是我真的想知道。"
"那好吧,我就只告訴紅蓮喔。"真晝湊近紅蓮耳朵講。
"那麼你知道你哥是怎麼回事嗎...?"紅蓮還是忍不住問了真晝。
"嗯~不知道呢...我看另外一本..."真晝拿起10.8公式書,快速的找出暮人那頁。
"呃...紅蓮..."真晝看到暮人的Q&A,叫了一聲紅蓮。
"怎麼?"紅蓮還在查看著其他人的資料。
"暮...暮人哥哥...擔心你..."真晝拿給紅蓮看。
"呃...他不是一個很關心部下的人嗎...?"
"紅蓮,我現在必須要說一件事。"真晝嚴肅的看著紅蓮。
"怎麼了?"紅蓮拿起桌上暮人送來的紅茶葉所泡的紅茶來喝。
"暮人哥哥...有可能...喜歡上紅蓮你了..."真晝講完這句,紅蓮噴出茶來了。
此時剛好有人在門外按了門鈴。
"咳咳...應該不是真的吧...我先去開門。"紅蓮去開門,發現來的人是暮人,身穿著自己的私服,手上還抱著感覺就像是從超市的紙袋。
"呃...你怎麼來了?"紅蓮想起真晝所說的,下意識的退後幾步。
"怎麼,找下屬泡茶聊天不行嗎?難道你有什麼陰謀瞞著我?"暮人看見紅蓮後退幾步,勾起嘴角,抬起紅蓮的下巴。
"怎麼可能有什麼事瞞得過你啊,柊家的大少爺?"再急忙的後退。
"哼,也對,拿去,你煮咖哩用的身材,還是要我這大少爺幫你煮?"
"我怕你把我的廚房給炸了啊。"紅蓮一聽到這句,直接接了這句。
聽到這句的暮人停頓了一下。
"你又知道我不會煮飯了?就讓你見識一下柊家的廚藝。"暮人筆直的往廚房前進。
"呃,紅蓮,我覺得你阻止一下暮人哥哥好了,他真的有炸掉過廚房...而且還是跟我一起炸的,想說要做個生日飯給父親,結果就炸掉了..."真晝能把事情說的那麼清楚,看來是印象深刻。
聽完真晝那麼說,紅蓮馬上跑去廚房阻止暮人。
"等等,暮人,不要亂動,飯什麼的就交給小百合..."
"...不要。"暮人堅決的拒絕。
"不然你要我做什麼你才會放棄這動作?"
"你做給我吃。"
"我...好吧。"
暮人走到紅蓮那裡,把圍裙給紅蓮穿後,就出去到客廳了。
"雖然我只會煮咖哩啦..."紅蓮拿起食材開始做。
"不過...那傢伙今天吃錯藥了?"紅蓮還是不明暮人的這些動作,正當這麼想著,紅蓮切到了自己的手,而且切的蠻深的。
"咕..."紅蓮放下菜刀,卻沒放好,刀子掉在地上發出聲響,引起在客廳的暮人注意。
"紅蓮...?喂,怎麼了?"暮人看見紅蓮的手流著血,於是直接抱起紅蓮到紅蓮的寢室。
"只不過是切到手,不要那麼緊張啊!而且還有鬼咒武..."
"就算是小傷也特別重要。"暮人拿出紅蓮的急救包,拿出了消毒水抹在紅蓮切到的傷口。
"咦?疼疼疼..."紅蓮想抽回手,但是暮人卻緊緊抓住。
"可不要逃啊..."隨後暮人抹上藥膏,綁上繃帶後就放開了紅蓮手。
紅蓮看了一下繃帶,說實話,蠻美的,此時暮人一個趁紅蓮不注意,把紅蓮推倒在床上。
"紅蓮...我喜歡你..."暮人一個告白,讓紅蓮措手不及。
"...你在開玩笑嗎?"紅蓮遲了許久,才回覆暮人。
紅蓮想起了在高中時期被迫被暮人召喚去時,他對自己微笑了。
"我很害怕...失去你...每次派你出去任務,其實我也在擔心著你會不會回不來...擔心你被鬼吞噬...高中時說我想要你,這也是真的..."紅蓮整個腦袋大當機。
而暮人看紅蓮遲遲不回應,打算開始脫掉紅蓮的上衣,紅蓮一個反應,抬腳踢了暮人的重要部位再拿頭撞暮人的頭。
"咕..."暮人往後倒在地上。
一時接受到太大的訊息量,紅蓮則是直盯著暮人。
"一瀨紅蓮...?這裡是哪?"暮人起來搔著頭,疑惑的看著紅蓮。
"我家,你自己跑來我家你不知道嗎?"紅蓮疑惑的望回去。
"...我不是在跟深夜喝下午茶嗎...?"暮人不解的表情完全寫在臉上。
"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剛剛講了什麼嗎?"紅蓮起身湊到暮人臉前查看。
"我說了什麼?"
"呃...沒事,我事後在問深夜,我先去煮咖哩..."紅蓮準備逃開,卻被暮人拉了回來,被迫坐在暮人腿上
"你要幹嘛...?"紅蓮被暮人這個舉動給嚇到了。
"給我講清楚,我剛剛到底怎麼了。"看似疑問句,但語氣是肯定句。
紅蓮把整個事情告訴暮人,暮人則是認真聆聽。
"是這樣嘛..."
"有這樣的反應看來肯定是吃錯藥了,你怎麼可能會喜歡我嘛...那麼我要去煮咖哩了。"紅蓮從暮人身上離開,去廚房繼續煮咖哩。
"...我怎麼...把心裡的話...以這樣的方式講了出來..."暮人在房間沉思了許久,直到紅蓮叫自己來吃咖哩。

"深夜,你對暮人下了什麼藥。"
"秘密,告訴紅蓮你絕對會被暮人哥下追殺令的。"
-完(這是個爛尾,本作者編不下去了(O

我又來發一次了(由於剛剛被吃掉了ˊqwqˋ再被吃我就要發微博了qwq

最近開始慢慢產文...(#)我快讓6月空白了(###)
最近如果速度快的話,可能會先PO終熾46話的注射藥的腦補暮紅喔,由於想要一次打完,可能會很久吧,所以在這裡做個預告,打完那篇文,我可能會先去打我在別的地方我答應要給他們的文,在依照我的懶(X)腦補多的程度來先解決,至於暮人吸血鬼化和紅蓮吸血鬼化可能要很久以後(謎:你給我先打他們兩個啊啊啊(我想想#))由於本體我要上課,再加上遊戲活動(#),所以打文時間會很少(###)那麼,就請大家在多多期待吧ˊowoˋ/
(此篇不標記任何東西#

【暮紅】中篇

這裡是卡了半年的肉文(你看看你)
↓連結下收
http://m.weibo.cn/5591277091/3963876494029988?sourceType=sms&from=1064095010&wm=4260_0001

上篇請往這↓
http://magnus1845.lofter.com/post/1d5b92c7_8aa0c8b

請食用ˊowoˋ(?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如果找不到請到微博上找"蒼黑牙羽"喔ˊowoˋ

[暮紅愚人節賀圖]
大家愚人節快樂~(?
白色數字是順序
黃色則是真字幕(?

[暮紅]暮人生日賀文的隔天

-隔天5:30-
紅蓮起來發現自己光著身,身上還有不明的咬痕,還被別人抱著?!於是,紅蓮好奇的轉過頭看手的主人,不看還好,看了發現是暮人嚇的從床上跌到地板上,突然屁股有一種有液體從股間流了出來,紅蓮瞬間知道發生什麼事,馬上衝到浴室洗。
暮人這時候起來剛好聽到紅蓮在浴室裡大喊"柊暮人你這混帳!!!"暮人已經可以想到紅蓮的表情是什麼了。
"真可愛。"暮人拿著浴巾也跟著進去洗,洗完準備沖澡的時候紅蓮往暮人身上丟了一塊肥皂,但被暮人接的正著,然後暮人把肥皂往紅蓮的頭上丟去,紅蓮沒接好,整塊肥皂就在紅蓮臉上,因為肥皂的衝擊力太大導致中心不穩,所以紅蓮倒下了。
"哈哈哈,變得真弱啊,你真的是一瀨紅蓮?"
"還不是你之前下的藥的藥效還沒消失..."
"那我就大發慈悲幫你解決吧。"暮人抱起紅蓮,按在牆上。
"才不要...而且是開個玩笑!走開...!"暮人趁紅蓮講話時,吻上了紅蓮。
"住手..."暮人沒停下來。
於是兩人在浴室又做了一次。
"混帳..."紅蓮在浴缸裡泡著。
"哈哈。"暮人淋浴著。
"呿..."紅蓮把鼻子以下的部分埋進水面,吐著氣。
'為什麼自己要跟男人做這事啊!而且還是那個柊暮人!!!我到底是哪點吸引到他了!'紅蓮望著剛沖好澡,正在擦身體的暮人背影。
"紅蓮,在浴缸裡泡太久可太不好。"暮人穿上衣服,扣上扣子。
"要你管..."
"起來,不然就再做一次。"暮人走近,笑著威脅紅蓮。
"...混帳..."紅蓮起身時用只有自己聽到的聲音說了這句。
"真乖。"暮人抱著紅蓮,親紅蓮的額頭後放開,紅蓮又臉紅了一次。
"臉還真紅啊。"
'還不是因為你...!!!'紅蓮心裡想著然後擦乾身體穿上衣服。
"好了?"暮人把雷鳴鬼拿起來,轉頭問著紅蓮。
"嗯.."紅蓮拿起真晝之夜。
-帝鬼軍總部-
"紅蓮~"深夜跑過來,一臉笑嘻嘻的看著紅蓮和暮人。
"我就先走了。"暮人就先行離開了。
"深夜,你要幹嘛?"紅蓮有種不好的預感望著深夜。
"姆~紅蓮和暮人昨天過得怎樣呢~?"
"什麼事...都沒發生..."紅蓮越說越小聲。
"啊啊?真的真的~那這幕要怎麼解釋呢~?我還把它們都貼上各個佈告欄喔~"深夜把紅蓮親吻暮人的那一幕給拿了出來,紅蓮臉整個爆紅。
"這是...合成的吧...?"
"事到如今還想呼攏~?這可是我叫白虎丸親手拍的呀~"深夜笑著的望紅蓮。
"深夜...!!!"紅蓮拔出刀來,打算砍深夜,但被深夜巧妙的閃開,等紅蓮回神過來,深夜已經跑很遠了。
"可惡..."紅蓮收起刀,心想著相片那些什麼的暮人應該會叫部下撕掉吧?於是放心的走回自己辦公室處理公文。
-
"...為什麼照片沒被撕掉..."紅蓮抱著公文打算到暮人辦公室交,沿路卻發現照片還存在著。
紅蓮想直接開門,開到一半時聽到了"啊啊~說幾次都可以喔...柊暮人我最喜歡了..."紅蓮聽完整個嚇傻,而且還是自己的聲音?!昨天被暮人下藥後自己做了什麼蠢事啊!!
"紅蓮你來啦。"
"剛剛那個聲音是怎麼回事?"
"哈哈哈。"
"我不會再喝你的東西了..."
"是嗎?虧我還想把好酒拿出來跟你一起喝"
"上班是不能喝酒的..."
"下班喝,不過你不想喝就算了,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。"
紅蓮一話不說的直接轉身就走,門才剛開,暮人就說話了。
"紅蓮,我討厭你。"暮人起身邊說邊走近紅蓮。
"哈?!討厭我還上我?!腦子沒事吧你?"紅蓮則是一臉生氣的看著暮人,一邊往別的地方走去
"今天可是愚人節喔,紅蓮。"暮人抓準時機,成功壁咚了紅蓮,並且勾起下巴,吻了上去。
葵才剛走近暮人辦公室,看到這幅景象,震驚了一下,但很快的恢復以前的狀態,默默的退開,出來看見一隻疑似有小白虎的耳朵,只不過有著人形,脖子上面有著相機,兩個正對視著。
"嗯姆~可以讓我拍張照嗎?"小孩拿著相機詢問著葵。
"深夜武器白虎丸?"葵蹲下來抱起,微微把頭探進辦公室,看見自己的上司正在幫一瀨紅蓮解衣...不,是直接扯了開來。
"嗯!這個角度剛剛好~"白虎丸按下快門後,連同相機也消失不見了。
"......"葵心想自己的上司和一瀨紅蓮正在親熱那就不要去打擾他們好了,於是關上門轉個身往別邊走去。
-過了一段時間後(本作者不想打肉(被圍毆
"混帳..."紅蓮臉紅的邊穿上衣服邊瞪著正在改公文的暮人。
"哈哈哈。"暮人抬頭對著紅蓮微笑。
"我要走了!"紅蓮臉紅的撇過頭。
"你會來喝酒的吧?"
"看心情..."紅蓮走出了辦公室。
"嘛,我會等你的。"暮人對著紅蓮的背影微笑。
再隔天(X
紅蓮看到了滿街照片都是暮人扯開自己衣服的照片,於是他拿著真晝之夜抵在深夜的脖子上。
-完-

[暮紅向]暮人生日賀文

祝暮人哥生日快樂喔喔喔~~~~
不要問為什麼我現在才發文,因為我很忙(X

我感覺我打的角色崩了ˊowoˋ(不是很久了嗎?
-
暮人一到自己辦公室的門口準備開門時,就聽到自己的父親正在傳喚自己,便改往父親的辦公室走去。
-
"叩叩"
"進來。"
暮人一進去,就看到自己的父親-柊天利正忙於公務。
"你今天休假吧。"天利用低沉的聲音對著暮人說,但頭沒有抬起來。
"...為什麼?"暮人遲疑的看著天利,不懂為什麼自己突然獲得了休假許可。
"...你忘記今天的日子了嗎?"天利停下手上動作,微微的抬頭看著暮人遲疑的表情。
"什麼日子?"
"...你今天生日啊...你都忙到忘記自己的生日了啊..."
"那工作?"
"一瀨家的垃圾處理吧,生日快樂了啊,暮人。"
"是。"暮人轉身離開天利的辦公室,自己的父親會給自己慶祝啊...真是意外。
無所事事的暮人決定到紅蓮的辦公室晃,於是暮人走到紅蓮辦公室開門的時候,看到了兩大疊公文在紅蓮的辦公桌上,原來自己的公文那麼多啊,自己處理的時候都沒發現。
"來我這裡幹嘛?來看我受你的苦嗎?"對方的語氣聽起來很不耐煩,但是從遠處看來根本看不到臉,因為被公文擋住了。
"只是無聊來你這罷了。"
"啊啊,那就拜託你在那邊的沙發呆好嗎?話說回來,下午有空嗎?"
"整天都很閒。"暮人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。
"啊啊,那就等我改完就跟我一起走。
沒有回應,暮人睡著了。
-
"暮人~♪"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。
是紅蓮走了過來,但是全身只穿了一件圍裙走了過來,但暮人一眼就知道是雷鳴鬼搞的。
"雷鳴鬼,不要開玩笑了。"
"啊哈哈哈~主人真無趣~"雷鳴鬼轉身一變,變成原本的樣子。
"主人,生日快樂~"雷鳴鬼打算湊近暮人準備吸血,結果反而被鎖鏈綁起來。
"你又忘了會有鎖鏈鎖你嗎?雷鳴鬼。"
"這種東西很容易掙脫的啦!"雷鳴鬼說著邊把自己變成小孩,但還是被束縛著。
"...笨蛋嘛..."暮人冷冷的望著雷鳴鬼。
"......"雷鳴鬼慢慢往後遠離暮人,果然鎖鏈慢慢鬆掉了。
"混帳!別跑啊!喂—"
暮人沒等雷鳴鬼說完話,就直接醒了過來,發現眼前有個人影,身體反射性的掐住了那人的脖子。
"咕..."對方閃躲不及,直接被暮人掐住,還呻吟了一聲。
"紅蓮?"暮人看清那人是紅蓮後,鬆開了手。
"還真痛啊..."紅蓮摸了摸剛剛被掐的脖子。
暮人沒有回應紅蓮,打算看窗戶外的景色,看到才發現天色已暗。
"你睡的可真晚...走吧。"紅蓮打開辦公室的門,朝某個地方走去,而暮人也跟著。
-
暮人發現目的地是紅蓮他自己家,突然看到紅蓮才剛打開自家的門,結果就被派砸中了。
"呦嘻!砸中紅蓮了!"
暮人才剛反應過來,另一個派就飛了過來,暮人拔出了雷鳴鬼砍掉派。
'為什麼主人要把我拿來砍派啊啊啊'
"雷鳴鬼閉嘴。"
裡面的人不放棄,兩手拿著派衝了過來,來人把其中一個派又丟了過來,但還是被暮人砍掉,而暮人也看清來人是深夜。
"看我的!"深夜把剩下的派丟了過去,但還是被暮人砍掉,而暮人則是一手抓住深夜的領子往自己拉去。
"咕哇..."
"你到底在做什麼?"
"今天可是暮人哥的生日喔~我想好好慶祝。"
"深夜...死吧!"
滿臉都是奶油的紅蓮拿著派往深夜丟去,結果深夜成功掙脫暮人的手往下蹲,暮人反而中了這擊。
"啊哈哈哈哈~暮人哥也是奶油面貌了哈哈哈~~"深夜在下面笑著暮人,而暮人則是走近紅蓮。
"一瀨紅蓮。"
"幹嘛...?"
紅蓮被暮人揪住衣領,由於暮人手上還拿著刀的關係,紅蓮下意識的閉起眼來,結果暮人拿著剛剛砍掉派往紅蓮上砸去。
"還你。"暮人勾起嘴角看著紅蓮,而還沒等紅蓮反應過來,暮人已經往紅蓮家門口走去。
"暮人大人!紅蓮和深夜大人沒對您做什麼過分事吧?!"五士看到暮人一進來,就向他賠罪並且看到暮人臉都是奶油。
"沒事的,一瀨紅蓮,跟我過來。"暮人往某個地方走去。
"是是..."紅蓮跟著暮人走。
-
紅蓮發現來的地方是浴室,走進去後,暮人就鎖上了門。
"把衣服脫掉。"暮人邊說邊把自己的衣服脫掉,而紅蓮則怔怔地看著暮人脫掉衣服。
"紅蓮,難道要我幫你脫嗎?"暮人光著上身皺眉的走近紅蓮。
"呃,你要幹嘛?"紅蓮想往後退,但後面是牆壁根本無法逃避。
"洗澡,臉上和衣服都是奶油總要洗,怎麼了?"暮人把紅蓮按在牆上開始幫紅蓮解衣服。
"住手!我自己脫就能了!"紅蓮滿臉通紅的推開暮人,並且自己慢慢解衣服。
"哈哈哈。"暮人笑著脫下下半身的衣物後,便進去洗澡了。
-暮人和紅蓮沒做撿肥皂那檔事,當然想要的話請各位客官自行腦補(X)-
紅蓮先出來穿上衣服後開始吹頭髮,而暮人比較慢出來,不過暮人出來有用浴巾包著下身,暮人發現自己沒有衣物可換,於是望著紅蓮。
"幹嘛…?"紅蓮疑惑的看著暮人
"衣服。"暮人看到紅蓮正在用詭異的笑容看著自己。
"啊?那麼想要我的衣服?求我啊~"
"呵,這可是你說的,可不要後悔。"暮人勾起嘴角,把紅蓮拉了過來,並且把紅蓮壓在自己身下,把手伸進紅蓮衣服裡面。
"住手!我把衣服給你啦!"紅蓮臉紅的推開暮人,把衣服丟到暮人臉上,但被暮人接下來了。
"呵。"暮人穿上紅蓮給的衣服後,開門走了出去,而紅蓮跟在後面。
桌上有著塗滿奶油的蛋糕,還有紅蓮隊的、葵和深夜。
'…那個是蛋糕嗎…?'暮人看著那個疑似蛋糕的蛋糕心裡想著。
"那麼暮人哥快坐下來切蛋糕吧~紅蓮也坐下來吧~"
"深夜,我做的蛋糕呢?"紅蓮詢問著深夜。
"被老鼠吃掉了,所以我趕忙再做一個喔~"
紅蓮抱著不好的預感,坐了下去,暮人拿著蛋糕刀把那個疑似蛋糕切了下去,在快切下的那一刻,除了暮人和紅蓮以外,其他人瞬間拿了木板來擋住,切下去後,'碰'的一聲,蛋糕的奶油瞬間噴到了剛洗好澡紅蓮和暮人的身上以及臉上,還有紅蓮的房間。
"...混帳深夜..."紅蓮用手抹掉臉上的奶油,瞪著深夜。
"啊哈哈~"
"小百合,我做的蛋糕呢?"
"我這就去拿!"小百合離開位子,去廚房拿蛋糕出來。
"紅蓮大人~"
小百合拿出了蛋糕,上面有著"暮人生日快樂!"的句子。
"怎樣,高興吧?讓你有蛋糕吃又有人陪你過生日,我想你之前都沒好好過生日吧?所以啊~趕快感謝我吧!"紅蓮看著暮人說著。
"是啊,很高興,裡面應該沒氣球了吧?"暮人拿著蛋糕準備切下去。
"先許願才對吧?果然沒有過生日過啊~"
"第一個願望是有滿滿舒服的枕頭。"
"願望居然是枕頭嗎?!"紅蓮無趣的看著暮人。
"第二個則是能夠統一世界。"暮人說完後,勾起嘴角望著紅蓮,紅蓮疑惑的看回去。
'第三個則是娶了紅蓮。'
'我就知道~'
'雷鳴鬼閉嘴。'
"啊啊~許完了吧?那來吹蠟燭..."紅蓮插上了蠟燭,點上了火端在暮人前面。
暮人一吹,蠟燭全都熄滅了。
"來開始切"'暮人沒等紅蓮說完話,就華麗又快的切完蛋糕,使紅蓮無語了。
"切那麼快幹嘛..."紅蓮雖然嘴上說著,但還是把蛋糕分給大家。
"拿去,你的禮物是A書。"紅蓮丟了一個大袋子給暮人,但袋子裡面卻是軟綿綿的東西。
"紅蓮居然送A書給了暮人哥,如果是送五士的話肯定很開心吧~生日快樂啊~暮人哥~請先看完信的內容喔~"深夜把一個罐裝的飲料和一封信給了暮人。
暮人打開來信來看後,嘴角微微上揚看著深夜。
"畢竟A書可是我的動力來源嘛~喔對了暮人大人。"五士的臉突然很正經,紅蓮在一旁喝著酒望著。
"紅蓮大人太早喝了!"小百合在一旁叮嚀著紅蓮。
暮人疑惑的望著五士。
"聽好了!我們紅蓮小隊和葵除了紅蓮和小百合和時雨以外,決定要把紅蓮送給暮人大人您了!"
"咳...咳咳..!!"紅蓮聽完整個嗆到"五士...你們咳...憑什麼咳咳...決定啊...!"
"這禮物真不錯,還有他本來就是我的了。"
"哈?!我幾時是你的啊?!"紅蓮吃著蛋糕。
"從你成為我部下的時候。"暮人悠閒的拆著紅蓮的禮物,拆完發現是個枕頭,於是開始試躺。
紅蓮看著躺在枕頭上的暮人,臉上完全一臉放鬆,於是拿了手機出來拍暮人臉。
"3,2,1說起司~"暮人比了三給紅蓮拍。
"...你拍照一定要比三嗎?"紅蓮收掉手機繼續喝酒和吃蛋糕。
"哈哈哈。"暮人抱著枕頭吃蛋糕。
蛋糕全部吃完後,全部人都開始喝酒起來,除了暮人和葵以外。
宴會後-
"喂,紅蓮,喝下這個。"暮人微笑的拿深夜的禮物給紅蓮喝。
"啊?好酒嗎?"紅蓮醉醺醺的從暮人手中拿,然後喝了下去。
"啊啊~暮人哥我就先帶著五士和美十走了~"深夜微笑的射出白虎丸,把醉倒的美十和五士放在白虎身上離開,誰都不知道其實深夜還有留一隻白虎留在這裡。
"暮人大人,屬下先離開了,還有暮人大人生日快樂。"葵微微的向暮人敬禮後,走了出門。
"時雨!來打掃吧!"
"好。"
時雨和小百合拿起抹布和水桶,開始把剛剛在牆上的奶油給清掉。
"柊暮人...你剛剛給我喝了什麼...身體怎麼開始變熱了...?"紅蓮不自主的爬上暮人。
"藥效開始了啊..."暮人猜想,紅蓮的理智應該快無法抵抗慾望了。
"咕..."紅蓮試著抵抗住慾望,但想要的慾望越來越強,所以理智被慾望完全淹沒了。
"柊暮人什麼的...最喜歡了..."紅蓮身體癱軟想吻上暮人,卻被暮人用手指擋住。
"你可是還沒滿足我就想得到獎勵可不行。"暮人惡趣味的拿出攝影機,"再說一次你喜歡我。" "啊啊~說幾次都可以喔...柊暮人我最喜歡了..."暮人滿意的按下停止鍵,把攝影機收了起來,抬起紅蓮的下巴吻了下去'酒味真重啊。'暮人心理想著,等到紅蓮快沒呼吸時,才離開紅蓮的嘴。
"嗯...暮...人...已經不行了...想要..."
"哈哈,好啊。"暮人抱起紅蓮到房間鎖門,只留下剛剛完全嚇傻的兩位侍從。
"小百合...我們該去救紅蓮大人嗎...?"
"可是我看紅蓮大人挺高興的耶...?"
隨後房間傳來了下流的水聲以及喘息聲,兩位侍從選擇了閉嘴繼續打掃。
-完-
最近心情好煩喔喵ˊowoˋ